• 吃面条

    2007-07-07

    成都的早饭真是好吃。

    小猫带我去的是一家面馆,要一两面条才两块五,我点的是素椒杂酱面,据说老成都最喜欢这个味道,吃起来有点微微麻,又鲜又香。吃饱肚子,逛菜场,见识了很大很大的冬瓜,还拎回来一袋皮球桃(吃起来脆,据说比水蜜桃稀罕)。成都的八九点钟的太阳懒懒散散,老少男女幽幽地逛菜场,节奏就是这么悠闲,真的很“日常生活”。

    ...


  • 前天上午齐泽克来到了N大,从十点讲到十二点。难懂的斯拉夫英语与翻译的“偷工减料”几乎成了我所有的印象。昨天下午,齐泽克又作了一个报告,突然出现一长发男,乃是WGJ先生,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口我就乐了,他具有我们这一代人所有的优势与弱点——他做的翻译,其实还不错,齐泽克人也和善——大概是第一次来中国的缘故吧。

    昨天晚上男生毕业聚餐,酒到酣处,表演节目,大唱《国际歌》(其实词只记得三句),甚乐。

    回到寝室,极困,一夜无话。

     

    ...
  • 答辩结束

    2007-05-27

    昨天答辩结束,但研三生涯尚未结束,后面还有一揽子琐事跟着。

    刚答辩完就特别想小猫……

     

  • 呼呼,小猫这几天天天发贴,驴子也不能落后…… 一本焦黄的60年代的书——《种谷记》,昨天匆匆翻完,书页都脆了,像薄脆饼一般。 今天在图书馆读了读Meisner的《马克思主义、毛主义和乌托邦主义》,觉得不错,遂去书店欲购一本,不想书店有是有,但竟然全是插图本。本来薄薄的书,一“插”图,价钱就发飙了——但咬了咬牙,还是买了啊! 觉得Meisner在序言说的甚好,贴出: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早先几年,那时中国还很贫困,物质匮乏成为其追求社会主义的前提,而今天,当中国经济匮乏状况转为一种相对富裕的境遇时,未来社会的乌托邦景象则几乎被人遗忘。” 晚上黄老请客吃饭,酒水足,饭饱,甚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