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四城记……

    2009-04-1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llydan-logs/38059363.html

        刚看完,就直接瞅了瞅豆瓣上的评论,有叫好者,也有批评者——最狠的批评是贾樟柯妥协于商业,插赞助商的软广告。这种批评显然过于政治正确了,然而却忽视了一个基本事实:必须在整个叙事结构里看一个成分的功能。

        纪录片风格加一点寓言意味,就是此片的风格了吧。正是通过讲述——声音,而不是图像,小贾希望更深地回到历史,声音有其沉默的时刻,然后才是完整的世界。注意每个人的讲述都有些沉默的时刻。

        当然,插入吕丽萍等角儿,个人以为破坏了一点情境性,但也带来了一点电影性(或许是投资方的要求?),孰是孰非,还有待分析。至少从效果上来说,有点“自指”意味,稍微破坏了点“移情”。

       小贾要的不是道德控诉,而是一种“复原”。所以每个人的讲述虽然都隐隐地导源自某个相同的历史创伤时刻,然而指向的却是不同的记忆。当然,我们也可以反过来说,所有不同的细节却有拼合出一个相同的历史创伤时刻。在这个意义上,小贾要的不是象征,而是寓言。

    刚刚看完二十四城记,打开记录在老电脑里的收藏夹里的久久没有上来看的博客,就看见了几个月前T写的观后感,感叹实在很多……

    记忆有时候就像收藏夹一样,你以为你早已忘记了它,但是在不自觉的搜寻当中发现其实它还在那里,其实一直在那里。巧合也是好玩的东西,本来看了书和电影,就有话想说,打开来就看见T的文。就好像在我慢慢的看着电影的最后的字幕一点一点的出来,看到鸣谢对象的时候,突然发现倒数第三个(或者第二个)位置,写着南车成都机车车辆公司,这就是我出生和生长的厂区,也是我为什么想要看二十四城记的原因,因为二十四城记就好像是我的收藏夹里一样,轻轻一找,就找到了想要的东西。

    也不知道电影里面的什么地方拍到了机车厂,也许是影片开头的工厂生产的场景,也许是厂区里的景色,也许是家属区,虽然家属区变得也很多。但是总觉得在看到最后的鸣谢的时候,一切的记忆就好像潮涌一般,快速的上来,然后又快速地退下,只留下一些痕迹在心里面,淡淡的,似乎马上就要消失的样子。

    从小就听说420厂,但是当从影片里面再现的时候,重构又出现了,这是必然,没有问题。我看这部影片,包括后面贾樟柯写的书,都是为了回忆一种熟悉的感觉。也就是说,当一个全球闻名的导演拍摄的重点放到了自己童年的日常生活的时候,一切就都变得不一样起来了。这是一种简单的特殊感吧。虽然并非每个人都能感知到,包括TZ,这很正常……

    讲到这里似乎话语到了尽头,也许有些话不适合被言说,那就说到这里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