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记故我在

    2006-10-3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llydan-logs/3740399.html

    今日匆匆翻完了两卷本的《20世纪中国文学史论》,里面的文章没有全看,也算是把功课做完了吧,翻到书末尾的“大事纪年”,我却是特别地来劲,我想,这里面列的我有多少是看过的啊,好象不太多……遂有些颓唐了。LN说新版“史论”不如老版,遍选全无法度,或有道理。大概是要面面俱到,给脸的给脸,给里子的给里子,所以就有失法度了。

    又不得不抱怨贺王《精神现象学》译本,不能说它译得错,但是读起来总不舒服,就像人家黑格尔老人好好的一股线,却被弄散弄乱,再慌慌张张地编起来,读起来令人气闷。我读到了“理性”,读完了“自我意识”,还是半懂不懂。

    下午读鲁迅小说,将《彷徨》读完,有一种无法评论的尴尬。

    晚上抓来(总是抓,却不选好了细细读)《现代性的哲学话语》,读了第二章论黑格尔的。

    其实上午还读了Williams的《现代主义的政治》前两章,“编者引言”是昨天读的,收获还是不丰。

    晚上准备再攻黑格尔《美学》,扎在书堆里啊,大概NJ的“他们”都在做狗的日子了吧,遂不敢想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