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做过小说……

    2006-10-1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llydan-logs/3535819.html

    今天整理了下旧电脑,发现了一些小说残稿,也不知道当时想写什么,却也不舍得不去看它们……我记得,大一的时候兴奋地模仿萨特的笔调写了一篇叫《逃》的小说,存在主义式的氛围与腔调唬人罢人,却不知仅仅是充斥着莫名的孤单(感情上的孤单)。记得在那个寒假用还很生疏的指法敲打键盘,往电脑里输入自己的手稿,内心无比满足。可惜在一次电脑重装后一切烟消云散,原稿也不知所踪了。大一大二还依稀写过一些小说,但多为残篇,感叹自己的笔力与心力皆不够,而又做不了诗,所以就弄出一个个小说残篇来。大三迷恋陀思妥耶夫斯基,写了一篇东西,后来再做不出小说了。我想,我在写的时候还是快乐的,虽然这些东西大概现今看来多半只是些小情小调,极个人性的宣泄而已。

    ……

    湿漉漉的街道上碎满了路灯的眼泪,金子般的欲望,彼界的萤火虫。空气里散着橘子的香味,这不合时宜的味道。沉闷而永无休止的街像是狭窄的梦,是东欧古老而诡秘的式样,青色的雾是幽灵的手,搓着谁的脸。

    很久很久没有做这样的梦了,楚如想。

    他要找一个人——在这个城市的这条街上。

    他已经忘了疲惫,踏上旅途的第一刻起,便注定着另一种生活的开始和一种生活的死亡。潮湿的空气粘粘的,楚如的脸上扎满了硬邦邦的胡须渣子,一双憔悴的眼睛射出软软的欲望。

    到了吧,他想,他在一扇鸡梓木的门前停下,他知道那是鸡梓木的,他贴在那扇门上用手抚摸着它,粗大的喉结艰难地蠕动了一下,在门上沉沉地敲了三下。

    门开了吗?开了吧。他倒下去了,下巴重重地敲在了地板上——如果那是地板的话。在他模糊的视域里,一双脚出现在他面前,粉红色的拖鞋,纤细的脚踝,再向上就看不清了,那一双脚后面是长长的长长的走廊,一只手在他面前晃着,白白的女人的手,好长的手指,她蹲下了,楚如看不见走廊。在那只手后面,那条走廊,他觉得自己透了过去,缓慢地爬着,走廊在后退着……

    然后他做了一个梦,他的头靠在一种柔软的富有弹性的东西上,他用脸轻轻蹭它,那东西微微地颤起来,它是活的,楚如张开嘴,用舌头舔了舔那东西,是咸咸的汗水味道,有一股香味萦绕在它周围。他突然感到痒痒的,有什么垂到了他的脸上,他转过头,看见一缕棕色头发。

    不知怎么楚如又睡着了,沉沉的无聊的一觉。

    睁开眼睛的时候,一个精致的吊顶——带点巴洛克的奢华,把他引入到一种莫名的失望之中,一间很宽大的卧室里,一张有点离谱的床和并为完全拉拢的猩红的落地帘子,他抚摸着具有丝绸手感的被子。

    从帘子的空隙里逃进来阳光,楚如支起身子,一种欲飞的感觉,他凝望着窗外。

    远远的天际铺陈着随意的浪漫——夕阳的衰弱的酸楚的颜色,两行高大的缀着纸般褶皱叶子的梧桐,失意的秋天,踏着满地落叶的“嚓嚓”声渐渐远去,狂跳的心像涟漪的湖面渐趋平静,那一个爱人的背影,隔着几片凋零的黄叶,两行滚下的泪珠,永远的永远的意象。

    “怎么,醒了吗?”一个苍老的声音。

    楚如的跟前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夫人。

    他在一刹那间沮丧了,他很茫然地看着她,穿着很整洁,像所有的上了年纪的一样,身上散发出淡淡的没有欲望的香味——一种坚贞的悲吟,邻家的奶奶。

    “我……我是……”楚如不知从何说起,一个梦,一个梦。

    老人微笑地点头,一幅庸俗而动人的情景,楚如带着遗憾在心里默默感谢——他对知趣的老人从未有过敌意,他爱他们,是的。

    “你昨天在我门口昏倒了。”老人平静地说。

    “可是……”楚如想到了一双粉色的拖鞋和那纤细的脚踝,“我想问的是……我其实是……来找——请问,这儿还有其他人吗?女的?”

    “没有。”她说得很轻很柔,怕伤到别人,却又是那么果断与轻易。

    一个梦,一个梦。

    “我是来找人的,昨天到这儿的时候,我……也许是累了吧,敲了你的门,然后……”

    “你要找谁?——如果不冒犯的话……”

    “我的未婚妻,她……”

    “算了,我要知道这些干什么。”老人笑了。

    楚如也笑了,很没有理由。

    走出门的时候,只有一张没有新意的老人的脸,随处可见的道别,也是漠然的热忱。

    一扇关上的大门,不知里面有没有那条走廊,那双拖鞋,那个软软的……女人肚皮。

    楚如认为自己已经脸红了,某种兴奋的体验,某种永远的魔力。

    他掏出一张破旧的小纸,展开:

    布拉格街223

    一个梦,一个梦。

    楚如的身子拉出长长的影子,背后是某一个黄昏的无奈,两旁的房子让人想起了一幅现代派的画——动的和活的其实是那些不动的东西。

    那老人的门牌上很清楚地刻着:布拉格街223号。

    在他身后,一扇门开了,一缕棕色的头发,还有一双明澈的大眼睛——绝对不是六十岁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