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安忆的上海

    2006-08-1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llydan-logs/3036152.html

    上午继续读〈鲁迅传〉,尤记鲁迅与许广平去杭州度蜜月(实则行夫妻之实、无夫妻之名)拉许钦文同往同住——为避免人家口舌。鲁迅的脾气、敏感与对青年的态度,亦可玩味。南下厦门,后至广东、终至上海,论文艺与革命,与社会之关系。王晓明似乎很关注鲁迅驱逐“鬼气”(一种中国式的虚无主义)与鬼气久久无法散走的矛盾。鲁迅早已不信任启蒙主义的乐观与进步的历史,又无法忍受社会“局外人”的身份,故有“中间物” 之论。

    下午读王安忆的〈寻找上海〉,王大概是贴着自己的记忆写下的这些文字,写到童年、少年时的经验,不免有些怀祭的色彩。特别有意思的是王看布尔乔亚的眼光,王自己是南下干部的子弟,应是根正苗红的,而却偏偏与旧上海的布尔乔亚做了邻居。王感叹那些布尔乔亚的生命力——当然不是在贬义的基础上,甚至带着一种崇敬——特别是那些真正懂得如何“活”的布尔乔亚的媳妇们。王是要拨去笼罩在布尔乔亚身上的浮华,见出他们的本真来。在她的笔下,后来拥进他们里弄的棚户区住户和这些小心谨慎、行事细腻,甚至“漂亮”的布尔乔亚遗民们,二者高下立现。王安忆不是那一阶级,故总觉得他们神秘,难以捉摸。不过,或许王的一个意思是:这片上海的天,本是掌握在这些布尔乔亚手里的,他们身上或许有上海更深层的东西,那东西是愤恨有产者的无产阶级抢不大走的。王安忆的〈长恨歌〉大概也是要表述这种东西。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补记2 2007-08-12
    回沪与回家 2007-0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