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ZXD年轻版

    2006-10-13

    今天吃饭,惊见一位waiter,简直就是ZXD的年轻版。哎呀呀。于是叫来问了好几次问题。呵呵。这也算是一个小小的奇遇吧。
  • 撞钟

    2006-10-12

    西西,想XM呢……

    今日读书:黑格尔《精神现象学》“导论”

                          泰勒:《黑格尔》第1章 “新时代的目标”,第3-75页。

    另读了鲁迅《坟》中的几篇杂文,颇喜欢,特别是那句“所谓S城者,我不说他的真名字,何以不说之故,也不说。”(《论照相之类》)鲁迅真是俏皮的不行。

  • 今天真是热!!

    2006-10-12

    说句实话,今天都什么时候了,还热成这个样子,不知道这个天气对得起谁……不过天气热归天气热,今天还是作成了大事情,卷子改完啦!值得庆祝!现在的学生默写错的简直莫名其妙……实在改不下去,真想叫来当面让他把卷子吃下去。此为一个想法。

    另外早上往脸上抹东西,忽然开始算价钱,一算不得了,一个小指头的量,都要不少钱的哦……顿时觉得罪恶。但是很快自我开导……钱没有了还可以赚,脸没有了可要不回来。释然。此为另一个想法。

    今天MM没有过来,但是我知道他在想我。西西。

    另也感谢CT兄。

    另今天发现一首绝对好曲子!《静月》!喜欢喜欢!

  • 今天整理了下旧电脑,发现了一些小说残稿,也不知道当时想写什么,却也不舍得不去看它们……我记得,大一的时候兴奋地模仿萨特的笔调写了一篇叫《逃》的小说,存在主义式的氛围与腔调唬人罢人,却不知仅仅是充斥着莫名的孤单(感情上的孤单)。记得在那个寒假用还很生疏的指法敲打键盘,往电脑里输入自己的手稿,内心无比满足。可惜在一次电脑重装后一切烟消云散,原稿也不知所踪了。大一大二还依稀写过一些小说,但多为残篇,感叹自己的笔力与心力皆不够,而又做不了诗,所以就弄出一个个小说残篇来。大三迷恋陀思妥耶夫斯基,写了一篇东西,后来再做不出小说了。我想,我在写的时候还是快乐的,虽然这些东西大概现今看来多半只是些小情小调,极个人性的宣泄而已。

    ……

  • 文史楼不再来

    2006-10-08

    那天回华师大,晚上华灯初上的时候经过文史楼,不禁被打击的心疼。三层楼灯火通明,草坪前面停满了庸俗的山地车和助动车,到处是抽烟的小青年和中年男子,粗俗不堪。这就是记忆中温馨的文史楼?是晚上上马哲,走出来静悄悄让人觉得舒服的文史楼?我看已不再有了。

    商品的恶俗本已在社会上随处可见,现在居然被华师大的所谓校领导们带入了文史楼,污染我们的记忆,悲愤之余,也只有无奈。从来只有小人掌权,华师大也未能幸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