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补记2

    2007-08-12

    7月8日,上午我们晃到了离猫猫家不远的饭馆吃饭,点了一道“秘制土豆泥”,软酥的泥淋上油滋滋的肉酱,爱不释嘴也。下午随小猫去跟她的高中好友碰头,玩杀人,被杀数次——大概是因为杀得太差,惹得别人每次愤怒地先将我“杀...
  • 回沪与回家

    2007-08-12

    在成都刚刚呆习惯——用成都话说,呆“安逸”了,却要踏上回上海的路。不能用“恋恋不舍”来形容,而是类似某种失落感,古人说,少不入川,然也。因为在成都生活仿佛不“耍”就发毛,而到上海,耍了就发毛。两个城市的节奏与日常生活相差太大,而成都却坚挺地保存着某种原初性的local生活状态,上海是愈加看不到了。所以,虽然是回沪,却没有太多“回家”的感觉。猫猫说她回来需要一个重新适应的过程,看来我也需要。上海这个全球化都市将把什么都“化掉”,包括所有真正“家”的感觉——不是什么“宜家”。上海人的主体空空洞洞没有实体性,那点十里洋场的小市民风气也快化掉了——与国际接...
  • 今天凌晨,来到上海。回家的路上,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驴子说,猫猫别走那么快,我还不想忘记成都的脚步。我于是走的慢了下来。

    人还是很累。明天学生还要返校。所以要好好休息。

    成都之后,便是忙碌的开始了。

  • 吃面条

    2007-07-07

    成都的早饭真是好吃。

    小猫带我去的是一家面馆,要一两面条才两块五,我点的是素椒杂酱面,据说老成都最喜欢这个味道,吃起来有点微微麻,又鲜又香。吃饱肚子,逛菜场,见识了很大很大的冬瓜,还拎回来一袋皮球桃(吃起来脆,据说比水蜜桃稀罕)。成都的八九点钟的太阳懒懒散散,老少男女幽幽地逛菜场,节奏就是这么悠闲,真的很“日常生活”。

    ...
  • 经过两天的长途跋涉,我们经历了江南盛景,经历了长江大桥,经历了黄土高原和秦岭山脉,终于在跨过一马平川的川西平原的一部分之后,回到了成都。当站在成都火车站的站台上时,我有了完全不同于乘坐飞机的感觉。飞机的旅程,时间和空间都被压缩了,然而火车,则是活生生的,一点一点用身体经历了的,跨越。这种感觉,好几年没有经历,这次坐回来,倒还是比较适应的。然而团子比较辛苦。毕竟头一次出这么远的门,然后又坐火车。34个小时啊。不容易!现在欢迎团子来发表一下他的感想:

    第一次坐这么长时间的火车,伴随着数次肚子痛(车里空调太凉,餐车里“虎皮尖椒”太辣),然而还是非常喜欢窗边的风景——跟江南完全不同的景象,连绵的山,山下清澈的水流,偶尔看见小羊在山腰里吃青草,火车的视点是独特的视点,正如小猫所说,只有坐火车才感到什么叫“距离”...